试管与小说可兼得 选专业还有必要纠结不已吗?
2019-06-28 10:26:57 来源: 北京青年报

近日,一位本职做科研业余写小说的高校青年教师成了网红,尤其在高考考生填报志愿之际,这样的事例或许更具启迪意义。

杭州电子科技大学材料与环境工程学院材料系副研究员傅力老师,是一个戴着小圆眼镜,看起来很文气,乍一看像人文研究者的大男孩,他在自己研究的领域内小有成就,目前已经发表SCI期刊论文30多篇。令人意想不到的是,这个沉迷于实验的科研工作者,名下已经有《新世界的猫》《十七年蝉》《澳大利亚简史》等近十本公开出版的书籍,这些书的内容跨度很大,有青春长篇小说,有怪异短篇集,有通俗国别史,也有轻松科普文。

“鱼与熊掌不可兼得”,在不少人印象中,搞科研的理工男似乎都是一本正经,甚至是有些索然无味的。试管与小说竟然可以兼得,确实令人有些惊诧,从这个意义上讲,公众对傅力老师的关注,多少折射了长期存在科学教育与人文艺术割裂的现实。这导致在生活中有很多理工男只会编程、写代码,缺乏乐趣,一些文科生则缺乏必要的科学素养。

其实,科学与人文艺术是可以美妙地融会贯通。爱因斯坦是一个优秀的小提琴手,达·芬奇热衷于研究永动机,奥地利著名物理学家薛定谔还是一名诗人,中科院科学家唱摇滚版《将进酒》,令网友感慨“科学家原来也可以这么感性,古诗词可以那么迷人!”

科学在左,人文在右,人文中拥有科学基础与科学珍璞,科学中含有人文精神和人文内涵。从根源上审视,两者无疑是相通的,现代意义上的科学与人文,更是殊途同归的。人文学科在不断注入科学研究方法后获得长足进步,而科学发展也离不开人文底蕴。缺乏人文精神的科学研究,不仅是冷冰冰的,而且容易偏离方向,乃至祸害世界。

诚如傅力老师所言:“我小时候养成的对世间万物都好奇和长期观察小动物的习惯,和后来文学创作形成的极致细节处理能力,为我现在的科学研究提供了很多灵感和工具。写小说虽是副业,但与我的科学研究相得益彰,试管与小说可以兼得,这样的生活很酷。”他表示搞研究的灵感,很多都来自自己的人文阅读与创作体验,这成了他的“独门绝学”。

从根本上说,宇宙是一个整体,并没有物理的宇宙、生物学的宇宙、化学的宇宙、艺术的宇宙、科学的宇宙,所谓的科学、艺术、人文,其实是人为的分割。广义地说,科学是社会文化的一部分,有人称之为科学的文化功能;当我们区分科学素养和人文素养时,不能忽视它们紧密联系互相渗透的一面。

科学求真,人文求善,至真者必然至善,至善者必然至真,学科可以有分野,真善美的追求理应是其共同旨归。学文科的不妨关注下AI、高科技,增添自身的科学素养,学理科的也不妨换换脑子吟诵一下古典诗词,一番吹拉弹唱,不仅可以缓解科研上的压力,说不定还会迸发出新的灵感。

科学研究与人文创作相得益彰,人文与科学互通,精准观察与浪漫想象兼而有之,这样的生活不仅很酷,而且美美的。

高考成绩业已揭晓,考生们面临填报志愿的重大时刻,围绕选择什么专业,常常考量再三,举棋不定。如果明白了试管与小说可以兼得的道理,还有必要纠结不已吗?(胡欣红 漫画/陈彬)

责任编辑:zN_2831